瑞士留学酒店管理就业方向大盘点
你的位置:瑞士留学云>资讯中心>海外生活>文章详情

移民瑞士的家长说:“停课是唯一正确的办法”

瑞士留学云-海外生活-2020年08月17日 17:16

3月13日闭校,2个月居家上课,5月11日复课- 新冠危机让瑞士中小学生和家长们经历了一个“跌宕起伏”的学期。在依然被疫情阴霾笼罩的开学季,采访了几位移民父母:关于停课、居家教学、校内防疫,他们带着不同的“跨国”视角进行了回顾和展望。

  3月13日闭校,2个月居家上课,5月11日复课- 新冠危机让瑞士中小学生和家长们经历了一个“跌宕起伏”的学期。在依然被疫情阴霾笼罩的开学季,采访了几位移民父母:关于停课、居家教学、校内防疫,他们带着不同的“跨国”视角进行了回顾和展望。

  采访到的家长均找到了各自应对特殊时期的方式,这和他们很高的融入程度不无关系。不能忽视的是,“对于移民不久的家庭来说,半禁闭期间与世隔绝的状态要难熬得多。” 移民学生融入方面的专业人士说。

  家长的话

  “台湾人最觉得不可思议的是,为什么瑞士政府如此相信WHO的数据和指示。台湾能够防疫成功,就是完全不采纳WHO的建议和说法。” (台湾妈妈)

  “给孩子们上课不是家长的职责,我们很有可能教给孩子错误的内容,尤其是有的家长自己就不掌握法语。” (黎巴嫩妈妈)

  “很多有工作的家长没有时间陪孩子运动,结果孩子在居家期间长胖。以后不妨设立一门饮食健康课程。” (乌克兰妈妈)

  “在瑞士,同班同学一般都家住附近,家长互相都认识,心里有数。在美国,一个班的孩子来自四面八方- 疫情期间,会加重家长的不安。” (美国妈妈)

  “停课期间,孩子们压力小一些,每天可以多睡半个小时,这很好。” (乌克兰妈妈)

  “孩子在家学习的附加好处是:因为省了托儿费用和外出活动的开销,我们的家庭预算突然宽裕起来。” (黎巴嫩妈妈)

  “疫情之初的口罩无用说给很多生活在瑞士的台湾妈妈造成困扰:孩子和先生都不愿意戴口罩,让家庭生活很不和谐。” (台湾妈妈)

  “我女儿的老师Ipekjian女士亲自把我女儿没来得及带回家的复活节手工送到了家里。她做了很多超出份内的工作,经常和学生视频通话,耐心倾听,这给了我女儿很大的帮助。” (乌克兰妈妈)

  终于停课了

  因为原籍国疫情发生较早,比起瑞士民众,多位接受采访的家长早一步意识到病毒的危害。当瑞士学校3月中宣布停课时,他们早已忧心忡忡。“我所认识的、在瑞士的台湾家庭多半都很担心孩子上学会增加感染机率。有的甚至很早就举家回台湾了。”家住苏黎世州的台湾妈妈美璇*说。

  3月中,停课令在联邦政府、州政府以及跨州教育部部长联合会多方经过漫长讨论后得以下达。移居瑞士沃州多年的乌克兰妈妈Yulia对这一“迟来“的决定表示理解:“瑞士学校本该提早两周闭校。当然,这也不是学校的错。决定做得比较慢,这算是瑞士政治层面的普遍特性吧。”

  紧急停课(周五宣布,周一执行)并未让每个家庭感到措手不及。不止一位妈妈说到,因为自己是全职母亲,所以可以“无缝衔接”孩子居家学习的模式。“我和孩子突然有了更多亲子时光,大家都很高兴。”弗里堡州的黎巴嫩妈妈Mounira说,“但我也知道,要是家长还要上班,可能就不太好办了。”

  在家上课:因人而异,因家而异

  美璇夫妇就是这种情况。他们的孩子上小学一年级,老师给学生们准备了习作本,规定进度,每个孩子每周有20-30分钟的单独线上课程。“这个每周一次的课程比较像是检查父母是否确实在家教导了孩子的课业。只指派功课,让父母在家教,这种方式并不合适所有家庭。即使在家上班,我们还是得上班。” 美璇说道。后来美璇放下部分工作,担起了教儿子的一切任务。

  住在伯尔尼州的美国妈妈Jessica也是职业女性,她家和邻居情况相近的一家结成互助小组,由两家家长轮流照顾、辅导孩子。她觉得老师布置作业并规定进度的做法很适合自己8岁的儿子,“他需要明确的指令而去付诸行动。” 但是作为外国家长,辅导孩子时,确实会遇到一些语言上的困难。“有时德语的练习说明特别复杂,我和孩子都不完全理解,让我怎么去指导孩子?孩子居家学习期间,老师和家长的沟通变得特别重要。”

  定居圣加仑州的德国爸爸Volker没有语言障碍,而且家里向来十分重视子女的教育。他觉得从老师那里获得的信息和支持虽然不多,但尚且足够。“据我所知,没有哪所德国学校像我们这里的学校那样为学生组织‘视频会议’。我德国朋友的孩子只是收到很多功课,家长从老师那儿得到的支持很少,甚至没有。” 尽管如此,他的两个孩子(小学毕业班及初中)还是觉得学到的东西比正常学期要少。

  Mounira对孩子学习进度倒毫不介怀:“我女儿二年级,她居家学习期间一直是在复习以前学的东西,老师完全没有布置新的学习内容,我其实觉得这样很好。每个家庭条件都不同,安排太多新教学会拉大学生间的差距。尤其是新移民家庭,不是所有家长都能‘变成老师’给孩子上课。”

  弗里堡州公共教育、文化、体育局(DICS)的移民学生融入负责人Adrienne Berger对瑞士资讯说,对于根本不懂教学语言的家庭而言,情况非常复杂。在弗里堡州,为了保证学生搞懂练习要求,老师和学生有时会一天多次联络。” 但提高移民学生的语言能力依然是个挑战,他们在家里无论是听说法语的机会,还是和同学的互动都更少。“

  除此以外,老师们还会尽量把习题和作业送到学生家中。“但同时,有的老师也会产生‘干扰过度’的顾虑。所以说,即使我们在朝这个方向努力,但也不能否认,远程教学确实存在不平等的风险。” Berger向瑞士资讯坦诚道。

  更多网上学习

  谈到“在家学期期间,对学校有哪些期望“的问题时,几位家长不约而同地提到了一点:发展远程教学手段。

  美国学校一直处于停课状态,因为高科技在教学中的普遍应用,那里的远程教学进行得也相对顺利。Jessica介绍道:“在加州,孩子甚至在幼儿园,就会开始通过使用zoom软件参与在线课程。而且和瑞士不同的是,老师和学生在网上的互动不是一对一的聊天,而是进行真正的班级教学。”在瑞士小学,尤其是对低年级的学生,老师还是以邮寄作业的形式进行远程教学。要知道在美国,邮政已经是过时的方式。而且,我们会觉得信件可能会传递病毒!”

  中国的远程教育在疫情期间也百花齐放,“不仅有官方机构提供的网络学习资源,免费向学生开放,还有琳琅满目的各科付费网课和手机应用教学软件可以选择。” 来自中国大陆的妈妈云西说到。

  给孩子戴口罩?

  有了5月学校复课的经历,大多受访家长均表示希望学校未来能够加强防疫措施。美璇回忆道:“5月复课后,孩子们在周还可以保持社交距离,但第二周开始,一起游戏和运动,孩子们已经没有距离。” Volker也说:“我觉得学生间应该保持更多社交距离。之前有些学生-估计是受家长的影响-对保持身体距离毫不在意。”

  Mounira说:“要是疫情再度来袭,希望学校能更及时地停课。” Volker也认为这是唯一正确的应对办法。如若疫情严峻化,美璇期望瑞士学校实施校内强制口佩戴罩和测量体温的办法。

  日内瓦大学病毒疾病研究中心负责人Isabella Eckerle在瑞士德语广播“时间回响”栏目中就开学季家长们的担忧回应道,鉴于瑞士目前较高的每日新增感染病例,“中小学必须努力制定适用于秋季学期的有效防疫策略,因为病毒在校内传播的危险不可忽视。”

  除了以前强调的勤洗手和尊重社交距离外,Eckerle还特别提出保持教室内空气流通的重要性:“新冠病毒已被证实可以通过空气传播。这意味着,如果很多学生长时间共处于同一教室内,会增加感染风险。特别是在秋冬季,门窗关闭的情况下。” 此外,Eckerle提到对在校学生进行经常性的新冠病毒测试非常重要,而且教师应该拥有接受快速测试的优先权。“否则,等到校内出现多人感染再行动就为时已晚。”

  一个游戏

  开发远程教学、加强防疫教育-沃州教育、青年问题和文化局(DFJC)开发的一个电子游戏CoronaQuest正好呼应了受访家长们的希望。

  通过“病毒牌” +“进攻牌“(咳嗽、发烧、疲倦等)与”防卫牌“(洗手、休息、寻求帮助等) +“卫士牌”(老师、家长和护士)的抗衡,这个网上纸牌游戏不仅让孩子们在玩中熟悉了防御及对抗病毒的办法,也有助于他们消解面对病毒的焦虑情绪,并增强他们向成人寻求帮助的意识。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为了回应移民学生家庭的需要,游戏还被翻译成了沃州居民使用最广泛的10个语言(法、德、意、英、西、葡、阿尔巴尼亚、克罗地亚、塞尔维亚和波斯尼亚语)。这个为本州学生设计的学习游戏意外地得到全球用户的关注:其使用者一半位于瑞士,另一半来自法、美、德,甚至中国等70多个国家,游戏使用次数至今已近32万局。

  虽然设计初衷是为了丰富课堂教学,但孩子们也常常在课外时间玩上几局。在学与玩的过程中,他们还可以自创纸牌,作为游戏的延申。“我们已经为秋季新学期对游戏进行了升级,其中一些灵感和新牌种就是来自沃州学生的提议。”项目负责人Julien Schekter介绍道。

分享
瑞士院校大全
  • 资深留学专家一对一申请

成功案例

名校推荐